Pro Bono Lawyer Pool>Dynamics and Share > Dynamics
Wider Public Law Salon (Session 6) - Does mandatory cancellation of unused phone
12月25日维德中心举办第六期维德公益法律沙龙,主题是“消费者权益保护公益诉讼”。参加本次沙龙的有维德志愿律师、深圳市福田区青年律师服务团青年律师、北大筋斗云法律诊所研究生,以及资深的消费者权益维权人士。与会者以“手机流量清零是否侵犯消费者利益”为切入点,就目前国内通讯领域公益诉讼的现状、困境及其应对等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与探讨。
 
1. “流量清零”是否侵犯消费者权益?
 
北京大学研究生许青霞、辛俊卿代表筋斗云法律诊所就该问题作了陈述。筋斗云经过初步研究认为,以“流量清零”作为切入点提起公益诉讼的可行路径主要有侵权消费者知情权诉讼,违约诉讼,侵犯物权诉讼等,其中,侵犯知情权诉讼是较为可行的一个路径。
 
筋斗云经过调查发现,无论在入网协议,宣传资料还是咨询10086的回复等方面,中国移动都没有明确向用户说明“流量清零”的问题。因此,“流量清零”的做法涉嫌侵犯消费者知情权。另外,筋斗云还介绍了国外通信行业的相关条款和行业惯例,指出国外已经有流量累计技术,“流量清零”并非通行的国际惯例。
 
随后,著名通讯领域维权人士陈书伟介绍了其近几年针对中国移动、联通的公益诉讼的经验和困难,并提醒,起诉中国移动侵犯消费者知情权的风险在于,中国移动可能在其官网的某个地方作出了“流量清零”的意思表示,而根据相关法律和判例,在网站上的此类说明可视为其已履行了对消费者的告知义务。
 
2. 其它路径
 
    1)计算单位
 
陈书伟认为,当前的根本问题并不在于流量是否清零,而在于流量本身就太贵了。根据基本资费标准,每kb的流量为3分钱,如此一算,一首歌就需要上百元钱,一部电影就需要上万元,由于基本资费太贵,消费者就只能接受运营商的流量包月条款。
 
然而,在包月条款下,流量以kb计算,而消费者实际上并不了解kb的真正含义,因此,运营商与消费者之间存在极大的信息不对称,这一信息不对称为运营商剥削消费者提供了相当大的空间。陈书伟建议,运营商应该以“时间”为计算单位,从而方便消费者理解和控制自己的消费,消除消费者与运营商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2)服务器存放地点
 
另外,陈书伟还强调,服务器的运营方也可以作为公益诉讼的切入点。目前,运营商的服务器由运营商自己运营,如此一来,运营商就可以随意地控制相关数据,甚至在诉讼当中自行修改证据,制造不正当的证据优势。陈书伟建议,应当由第三方来运营服务器,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如果此路不通,也应当争取将举证责任置于运营商而非消费者身上,由运营商来证明数据(证据)的真实性,平衡双方的利益。
 
3)其它问题
 
会上,维德志愿律师唐海洋、唐强、徐文涛等也指出了当前在通信垄断行业当中存在的其它问题。例如,套餐到期后每月必须缴纳高昂资费才能继续使用,而这些后续资费的收取并未取得消费者的事先许可,这是否涉嫌价格欺诈?运营商称用户手机发送垃圾短信,遂中止其手机的短信服务功能,但用户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发送垃圾短信。运营商的处理方式是否违法?
 
资深公益行动策划人杨占青强调了策划与宣传在公益诉讼中的意义,指出公益诉讼必须经过一定的策划,结合媒体的力量,才能发挥其真正的力量。
 
主持人维德中心主任李严律师最后总结,本次沙龙上提到的几个问题都可以作为公益诉讼的切入点。尽管一般而言公益诉讼胜诉的难度很大,但仍然值得一试,因为公益诉讼更大的意义在于唤醒公众的维权意识,并给垄断经营者施加压力,侧面保护消费者的权益。目前国内长沙、长春等地均已有消费者就流量清零问题提起公益诉讼,深圳的公益法律人也应该有策略地引领消费者在这一领域采取维权行动。维德中心将在会后计划、组织志愿律师和学生联合采取行动,针对通讯领域垄断经营当中存在的不合法、不合理的行为在深圳发起公益诉讼。